為中橫重新定位

生態保育聯盟

2000.7

            針對中橫,生態保育聯盟從九二一之前以「中央山脈保育軸」為出發的「封路」想像;到災後加入社區重建的概念,並成立工作小組;接著展開沿線居民和地方政府的訪談;然後確定「為中橫重新定位」的主軸,試圖在現有的生活、生產及生態困境中找尋出路。

            期間,台中縣長廖永來拋出了「封山」的構想;交通部公路局也依評估決定放棄青山上線。都是中橫歷史性的紀錄。

            但是中橫谷關到梨山、環山、武陵的五千五百位居民怎麼辦?龐大的觀光就業人口怎麼辦?四千二百多公頃的高冷蔬菜及果樹怎麼辦?仍不斷崩落的土石呢?大甲溪及德基水庫呢?還有WTO又如何?

           其中不僅牽涉山上複雜的原住民、榮民榮眷、平地人的權益,觀光業者的前途,大台中地區的供水供電,台灣山區的休生養息,全島的交通網絡,甚至是需要精算的經濟效益問題,及難以計量的人民對中橫長久以來的感情與認知的問題,現在都糾纏在一起了。

 

            被九二一狠狠抖鬆了的中部山區,曾有公路局人員評估,至少得花十年的時間才能自然趨於穩定。一位環山的泰雅族長者也說,其實中橫真修通了,五年內他也不敢走…。這樣脆弱的山林當然只有減少開發。而依賴大片土地及便捷交通的高山蔬果首先就失去發展的條件。

            怎麼縮小農耕面積?現有的農民如何安置?──這是眼前的問題。(註一)

            島的東西部不再貫通,距離變遠了。但是被橫切的中央山脈卻重新接合,喧囂將歸於平靜。這廣大的山林生機何在呢?什麼樣的方式可以讓住民與大自然共存共榮?生態旅遊可不可行?森林旅舍呢?或是泰雅族的狩獵與民宿?與原有的觀光業又如何結合?──這是要為未來找出路。

 

            方力行教授說,如果中橫成功轉型,將是國內,並有可能是世界上最大面積的土地,在完成其時代使命後,重新還給自然。林益仁老師則說,環保團體以往多只著力生態本身,中橫計劃則開始關注人的問題,這對台灣的環境運動來說,也是個重要的轉變。

 

            事實上,中橫工作小組一直在避免陷入一廂情願的思維,希望是在了解住民的意願及政府的處境下,再提出轉型的構想;也自許能扮演溝通協調的角色,真正為中橫找出新的定位,一個永續台灣的山林政策。

            訪談中發現,多數住民從九二一至今都還在茫然無助的狀態。尤其是原住民。

 

            雪霸國家公園的「四季蘭溪櫻花鉤吻鮭護魚隊」是由環山部落二十個泰雅族人組成。隊長林茂祥任職於平等國小,家中亦經營果園,是個既現代又有原住民智慧的人。他投入護魚工作,除了在搶救家鄉的自然環境外,也是希望像阿里山的達那依谷,為環山帶來現實生活的轉機。(賞魚的觀光客)

            但即便是林茂祥,對中橫轉型為遊憩道路,以及離農造林、發展生態旅遊的前途,還是缺乏安全感的。對農民而言,田裡的果樹和菜園真實得多,所以儘管改道埔里將大幅提高運銷成本,WTO的威脅也迫在眉睫,大家一時間仍然難以放棄農業。更何況,政府也至今提不出對策。

            林茂祥認為,如果要減少梨山地區的耕地,是否可以讓原住民與退輔會「以地易地」?因為當初政府是先讓退輔會劃定武陵及福壽山農場後,再行分配原住民的保留地。所以農場地多數是坡度較緩、條件較好的。如果原住民可以換到農場公地耕作,釋出的陡坡地便可恢復造林。「否則,豈有容許政府破壞水土,卻不准原住民耕作維生的?」

 

           平等村的環山部落以原住民為主,梨山村的人口則是原住民、平地人和榮民榮眷各三分之一。(註二)

           中橫交通中斷,最受衝擊的便屬梨山。同樣是泰雅族人的梨山村長陳政福,感受到的問題就更複雜。

            他說,中橫不通,梨山不僅果菜運銷要繞遠路、觀光客不來;很多村民都是東勢、豐原等地來的平地人,也有部分原住民在山下置了產,現卻交通中斷。還有居民的就醫、孩子就學,都是很傷腦筋的事。

            對於未來的發展,梨山人的見解也比較多元。觀光、農業都有人主張,但多數仍然選擇自己原本的行業。「轉型」的意願不高。

            陳政福村長說,原住民多數不願意放棄土地。政府若要收回,補償金應該提高,以前林務局每公頃才九十萬,土地條件好的當然不接受;獎勵造林也一樣,每公頃每年才補助八萬(總共五十三萬),根本沒有誘因。

            在大梨山地區,高冷蔬菜和水果都是高經濟作物。種菜的收入從每年四、五百萬到一百多萬不等,水果較低,扣除成本和租金(外地人),還是很有利潤。陳村長說要和WTO一拼,這是因素之一。

            但由於多數人都有貸款,災後繳不出利息者,陳村長也說大約十之八九。出身環山泰雅族的和平鄉長林文生甚至說,原住民較不會理財,在貸款壓力之下,近幾年真正賺到錢的可能只有農藥和肥料商。

            平地人對中橫沿線的開發也具有舉足輕重的份量,除了向原住民或榮民租買地耕種外,多數的旅館及餐飲業即由平地人經營,在當地享有較高的社經地位。現任「平權會」會長就是和平鄉鄉代會主席吳天祐。他們是截至目前為止反對封山最(唯一)具組織的力量。

 

            當然,也並非所有住民都堅持不肯放棄。林鄉長說,災後大梨山地區已有四成民眾選擇離開。其中多數為投資較小、山下仍有其他產業的平地人,少數則是年邁的老榮民。且隨著五一七及六一一兩次地震,大家的態度也由觀望而漸趨堅定,開始對梨山短期內恢復榮景死了心。另有部分仍在山上的平地人則期待政府發放補償金,收回他們的土地,並予以輔導轉業。

 

             相對於平權會,泰雅族的「松鶴故鄉重建工作隊」卻是明確贊成有條件封山的。召集人黃永光(尤幹.諾敏)是博愛國小谷關分校主任,他在宣說工作隊的理想時,總是帶著感染人的宗教情懷。他一再提及終極的人道關懷與大自然的關係,認為九二一是讓人們重新認識這點。

            工作隊於災後成立,除協助災民興建半傳統的泰雅族竹屋,也進行周遭土石流的觀察記錄。黃永光並提出如何鼓勵造林、如何發展結合文化及生態的深度旅遊等具體方案,見解比許多官員或學者還要有創意及可行性。

 

           農場內的情形也很複雜。

            中橫沿線武陵與福壽山兩處農場,佔地各為四百及八百餘公頃,其中耕地面積又各為一百及四百餘公頃;均各有農場自營的公田及已放領的私田。私田中,產權亦各有榮民第一代、第二代或已賣給平地人的差別。

          而雖才數公里之遙,地處雪山山系(雪霸國家公園內)的武陵農場卻幾乎沒有災情,災害損失只10萬元,至今年五月的營運損失亦僅516萬,比起屬中央山脈的福壽山農場災害損失760萬、營運損失4269萬,是很幸運的。

 

            武陵依然是美麗的世外桃源,營運損失主要是民眾暫時不敢往山上跑,少了觀光的收入。福壽山則是因農產品運銷成本大增。

            面對明天,兩個農場亦有不同的想法和選擇。

            武陵農場場長黃明福在九二一之前,為因應WTO,已著手農場的轉型計劃。第一階段將農耕面積由一百餘公頃縮減為37.2公頃,第二將空出的農地改種多種林木,走示範農場的路線,第三將農戶整體規劃為精緻農村的景貌,使武陵成為具生態、觀光、教育價值的休閒農場。

            福壽山農場因耕地和「榮戶」多,便有相當不同的思考。場長來勻德評估大梨山地區的高冷蔬菜和水果,新鮮又特別好吃,並不是WTO進口蔬果所可完全取代。但如果封山,來場長說,榮民都是最配合政府的,只要像當年退輔會安置他們,生活、就業等,大家還是會接受。

 

            對於中橫沿線的未來,許多官員和民眾都是在恢復原狀或者放棄間掙扎,鮮少人能有轉型的觀念與信心,主要也是整個問題太龐大。但武陵農場場長黃明福、松鶴故鄉重建工作隊召集人黃永光及谷關龍谷大飯店企劃經理黃博文,都從在地不約而同地提出了「生態旅遊」的構想,和生態保育聯盟及多位學者卻是不謀而合的。

 

            方力行老師和李永展老師於今年四月提出「改變全面搶修中橫說帖∼將自然還諸天地 中橫公路重定位」,內容是將中橫定位在遊憩道路,以達到建立中央山脈保育軸、保護水庫水源水質、發展生態旅遊、建構綠色交通系統及還地給原住民管理等多重目標。

             生態保育聯盟中橫工作小組方慶榮先生亦針對發展森林旅遊進行試算,認為政府只要拿出五十億初估修路經費中的三億,將中橫修成遊憩用的山路,其餘四十七億即可設置160個森林旅舍,提供4800個就業機會;而原來每年用來維護中橫的經費,則可轉成森林保育費,又提供3200個工作。所得到的將是十六萬公頃森林的永續發展,約佔台灣森林十分之一強。

            另外,郭城孟老師則提出開辦「生態學院」的辦法。因台灣具有可能是全世界景觀最多樣化、比較上也最安全的高山健行步道系統,此系統並呈現台灣多樣化的原住民文化,若透過生態學院專業的培訓,將可開發出世界級的旅遊資源,並提供山地部落一項融合傳統與現代的產業。

 

            生態保育聯盟今年三月成立中橫工作小組。於進行訪談與提出構想後,接著展開與政府的對話。首次與公部門的跨部會座談於六月廿舉行(會議名稱:中橫的絕處與新生──公部門能做什麼?),並得到立法院永續發展促進會及中華民國社區營造學會的合作主辨。會中雖無做出重大的結論,但總算為意見的交流跨出第一步。(待續)

 

 

(註一)中橫沿線耕地面積統計(由西向東):

松鶴段

佳陽段

梨山段

環山段

勝光段

總計(公頃)

1027.2

1089.6

959.5

622.3

529.06

4227.66

 

(註二)中橫沿線的人口數統計:

東勢村─2400餘;天輪村─580餘;博愛村─2100餘;梨山村─2400餘;平等村─920餘。其中,泰雅族人共約3500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