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七股潟湖滄桑史

(一)昔日的台江內海

 

  台南縣負山臨海,東高西傾,溪流湍急,三百多年前所轄區域是一片叢林荒地,僅有西拉雅(Siraya)、浩安雅(Hoanya)、大武@社、芒仔芒社等平埔族散居在今日的新化鎮(大目將社)、新市鄉(新港社)、善化鎮(目加溜灣社)、佳里鎮(蕭@社)、麻豆鎮(麻豆社)、東山鄉(哆咯嘓社)與玉井鄉(大武@社、芒仔芒社)。

  滿清道光年間以前(圖4-1、圖4-2),沿著現今將軍鄉山子腳西邊(古歐汪溪出海口)、七股鄉篤加(古卓加港),西港鄉蚶西港(古含西港)、西港鄉西港(古西港仔港)、安定鄉管寮(古菅寮港)、安定鄉安定(古直加弄港)、安定鄉港口(灣港口,亦即目加溜灣港的港口)、永康鄉洲仔尾(古洲仔尾)、台南市市區(歷郡城)、台南市南郊鹽埕南邊等地是當時的內陸海岸線,海岸線的外面,從南邊的二層行溪,到北邊的安平鎮就有七鯤鯓(一鯤鯓即安平鎮、二鯤鯓即今億載金城、三鯤鯓即今億載金城南邊對岸處、四鯤鯓即今之下鯤鯓、五鯤鯓即今之台南市喜樹、七鯤鯓即今之台南市灣裡),其中,由二層行溪到喜樹間的內海稱為喜樹港;喜樹港的北邊則有北線尾島,該島與安平鎮之間稱為大港(大貝港的簡稱,又稱南口);北線尾島的北邊有隙仔嶼,北線尾島與隙仔嶼之間的隙口稱為鹿耳門港(又稱北口),而北線尾島東邊沿島的內海稱為北線尾港;在隙仔嶼的北邊到現今台南縣與嘉義縣界之間,還有加老灣、青鯤鯓、馬沙溝、青峰闕、海翁汕、北門嶼與南北鯤鯓等沙嶼(圖4-1)。

圖4-1 台灣府總圖(台灣府附近部份)

圖4-2 清乾隆年間台南縣地圖

  這片由內陸海岸線與離岸沙嶼所圍成的水域,就是古稱的「台江內海」。

  荷蘭人Ludwig-Riese,在他的日記裡記載著:「在1624年的八間,把可用的東西都搬運到台灣......,他們(荷蘭人)在那海港堙A發現了許多中國船,就知道這個地方實在是日本人運去了許多鹿皮、絹絲與糖的商業中心。因此,他們馬上在海港前的小島築城。」這裡所提到的海港就是現在安平,也就是當時台江內海畔的台窩灣(Tayowon),而築城的小島就是當時的一鯤鯓;該城建於崇禎三年(西元1630年),初名為俄倫治城,後改名為熱蘭遮城,到了永曆四年(西元1650年)荷蘭人又在赤崁構築普魯民遮城,作為政務廳,治理台灣。

  西元1661年,鄭成功率領兩萬五千名士兵進攻台灣,西元1662年,鄭氏將荷蘭人逐出台灣後,便擇居在熱蘭遮城,並將一鯤鯓改為安平鎮,普羅民遮城改稱為承天府,合稱東都,另設天興、萬年二縣,聘請處士陳永華等屯田開荒,招來大陸漢人墾植,並開始迎接明朝宗室遺臣來台。

  從這段記載中,我們可以知道,在荷蘭人初到台江時,就已經有中國人與日本人在安平進行商業交易了,而且,明末清初的郡城--台南市也以台江內海為屏障,成為當時台灣島內的政治、軍事、教育、文化與經濟等的中心。所以,我們說台江內海是台灣開拓的源流,應不為過!

  然而,這片面積廣達三、四百平方公里、「可泊千舟」的浩瀚內海那裡去了?

 

(二)1823年的一場風雨之後

 

  要談七股潟湖的滄桑史,就得先談到現今台南縣境內最大的河流--曾文溪。因為,在台南縣(昔日嘉義縣、安平縣的各一部份)舊疆域的變遷歷史中,曾文溪的改道一直扮演著重要的角色。

  曾文溪發源自嘉義縣阿里山的水山,流經楠西、玉井、大內、官田、麻豆、西港、七股等鄉鎮,最後由台南縣七股鄉五塊寮與台南市安南區土城仔青草崙間入海,全長136.9公里,流域面積達1,212平方公里,是台灣第四大河川。依據諸羅縣志卷一封域志山川條的記載:「麻豆之南曰灣媟芊A發源於T吧U內山,南過五步山練、大武@二山,合卓猴山之流於石仔瀨,西流為茄拔溪,至於新社。南合烏山頭之流,過赤山,至於灣堙A過蘇厝甲、V仔林、蕭@,西出為歐汪溪。」再依據續修台灣府志卷一封域志山川條的記載:「諸羅縣灣媟芊A在縣治南七十里,源自於T吧U社內山,南過大武@山合卓猴山之流,逕石仔瀨,過赤山出歐汪溪入海。」

  綜合這些記載與荷據時期的各類海圖與地圖來看,灣裡溪就是今天的曾文溪,而它的下游在清朝初期就是經由歐汪溪(即今天的將軍溪)入海。

  到了道光三年(1823年)七月間,因連連豪雨,山洪暴發,使得原來流經蘇厝甲與V仔林間,北轉蕭@社,由漚汪西流入海的灣裡溪挾帶內山崩陷的泥沙,決堤改道經管寮向西,主流由鹿耳門流注入台江內海,支流在鹿耳門東邊向南,由安平角大港口入海。

  在姚瑩所著作的「東槎紀略」中,有關籌建鹿耳門砲台的記事中也提到了這場大風雨以及台江內海的陸浮情形:「道光三年七月台灣大風雨、鹿耳門內海沙驟長變為陸地......,七月風雨海沙驟長,當時但覺軍工廠一帶沙淤廠中,戰艦不能出入,乃十月以後北自嘉義之曾文,南至郡城之小北門外四十餘里,東自洲仔尾海岸,西至鹿耳門內十五六里,瀰漫浩瀚之區,忽已水涸沙高變為陸埔,漸有民人搭蓋草寮居,然魚市自埔上西望鹿耳門不過咫尺,北線內深水,二三里即淺水,至埔約五六里,現際春水潮大,水裁尺計,秋冬之後可以撩衣而涉,自安平東望埔上,魚市如隔一溝,昔時郡內三郊商貨皆用小船,由內海驟運至鹿耳門,今則轉由安平大港外始能出入。」

  從這些記載中,我們可以肯定的說台江內海是在西元1823年七月的那場大風雨後,漸次淤積浮為陸地,而今日風貌的由來,曾文溪的改道更扮演著重要的角色。(圖4-3)

  台江內海陸浮後,內海海岸線向西挺出,也連帶的引發疆界之爭與爭佔陸浮地的控訴案件。道光七年,台灣道孔昭虔指派委員,會同當時台灣縣與嘉義縣二縣勘查丈量縣界,但因原作為台嘉分界的新港溪已被填塞(台嘉縣界原係以新港溪為界,溪南屬台邑,溪北屬嘉邑),難以作為依據,而改以與原新港溪口對峙的鹿耳門口北汕頭(即鹿耳門口北岸)作為台嘉縣界,但當時未即立界;而鹿耳門內邊原台江內海逐漸淤填成陸浮地後,道台孔昭虔即開始貼出公告招人前來墾殖。其中,嘉邑界內則由洪里、黃軍等16股首招佃開墾,後經作72份分配,由東邊分配至西邊,所剩餘留下的部份稱作「公地尾」。由三股首、七股首、九股首招佃開墾者,稱作「三股」、「七股」、「九股」。至於台邑部份,則由富豪士紳申領,再招來各地無資的佃農從事開墾,並以招來的佃農出身地為村名,如中洲寮、學甲寮等;移民成為該地的佃戶,富豪則成為墾戶,向政府繳租而向佃戶徵收一定的租穀,稱為大租;這些富豪在其墾區內多設置有公館,並有以墾戶名作為村落名稱者,如本淵寮即為黃本淵所有墾區的佃戶聚居的村落。

  從此,開始了這塊新生土地的開發史!   圖4-3 清道光年間台南縣地圖

(三)台江內海的遺跡、國賽港的所在

 

  道光年間曾文溪改道後,在原台江內海中部(內海最廣闊的部份)老加灣港附近,形成一個新的港口,取代被淤廢的鹿耳門港,成為郡城進出的門戶,稱為國聖港、或稱國賽港、國使港、各西港。依記載,國賽港是當時台灣島內,除了北部的雞籠(現今的基隆港)外,較深的港口,它的位置大約在原台江內海的殘留部份,也就是三股溪、七股溪、西寮西邊一帶的內海,而國賽港口就在三股溪與七股溪口間,現在的美國塭外面的沙洲的闕口。滄海桑田,台江內海淤積陸浮、國賽港口的遺跡已不再,但由歷史的記載與地理的變遷中,我們可以說,現今七股潟湖正是當時台江內海的一部份,也是古台江內海在清道光三年七月的那場風雨及曾文溪決堤、改道後,歷經一二百年淤積後僅存的最後遺跡、國賽港的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