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蓋水庫,高雄也可以有水!

簡化資料、資訊錯誤,企圖誤導立委!
善加管理,不建水庫一樣有水可用!
戳穿水資局的騙術!

    水資局為了讓立法院能支持美濃水庫的伎倆,不但提出『高屏地區美濃水庫興建計畫』,更編寫了一篇『如何解決高雄地區用水問題』的說帖。企圖影響立委來支持美濃水庫的興建。水資局的邏輯是『高雄市的發展需要用水』、『高雄地區沒有足夠的用水』、『除了美濃水庫沒有其他方案可以替代』等前提,來推論出『如果要高雄地區發展,就一定要興建美濃水庫』的結論。

簡化資料、資訊錯誤,
企圖誤導立委!

    在水資局所提出的『如何解決高雄地區用水問題』說帖的第5頁,水資局特地用彩色的『高屏溪潛能量及高雄地區用水示意圖』來表示,以高雄區的用水量與高屏溪的流量來作比對,顯示有六個月的時間,高雄區的用水比高屏溪的流量還少,所以一定要建美濃水庫!

    如果參照同頁『民國八十五年高雄地區供水示意圖』,立刻可以發現這圖最大的問題是:高雄區的水源不是單靠高屏溪的河水供應!水資局故意不提南部地區的用水是靠曾文、烏山頭、南化、高屏溪攔河堰等水利設施聯合調配的事實,把問題故意簡化成『高雄市用水』與『高屏溪流量』的對比。水資局企圖誤導立法院形成用水不足的印象,以方便推銷水庫,司馬昭之心,昭然可見!!

    而水資局在『高屏地區美濃水庫工程計畫』中,又一一否定『高屏溪取水口上游至楠梓仙溪』、『高屏溪整治計畫』、『百里埤塘或平原水庫』、『水田轉為旱田挖塘蓄水』等四項替代措施。表示任何一個方案都不足以取代美濃水庫。但是水資局卻以錯誤的說明來企圖誤導立法院!

    以『高屏溪整治計畫』而言,水資局一方面認為高屏溪整治後河川水流潔淨將指日可待,卻又認為高屏溪豐枯水期流量差異甚大,一定要建水庫。水資局卻故意不提現有的『高屏溪攔河堰』就是要攔蓄高屏溪的豐水期水量,儲存到南化水庫以供枯水期使用。這種故意誤導的手法實在拙劣!

    而『百里埤塘或平原水庫』的方案,水資局卻又故意誤導成是要把美濃水庫的蓄水量用一千六百個水塘來分攤蓄水。事實上,百里埤塘或平原水庫是要利用屏東平原(包含屏東縣及高雄縣)的特殊地質,在豐水期時,利用在河川內的連續固床或者是人工湖,來增加地下水補注量。根據估計,利用這種方法,只要地下水位增加五公尺,便可以增加兩億五千萬噸的地下水!事實上,水資局自己就已經開始委託屏東縣政府進行研究了。水資局又再一次企圖利用錯誤資訊,來誤導立法委員做出錯誤的決策,實屬可惡!

善加管理,
不建水庫一樣有水可用!

    天上會下多少雨,決定了我們有多少水可用。因此,最重要的是要進行使用面的管理。目前不論工業或民生用水,都是直接從水庫、河川或地下水源經過自來水廠處理後便直接排走,十分可惜,也造成環境的污染。目前在高屏地區,營建署已編列預算,大量興建污水下水道及污水處理廠。如果將經過污水處理的民生用水再進一步經過處理後,提供做為工業用水的水源,則同樣的水用兩次,將可以大大減低對原水的需求量。

    根據水資局自己所提供的資料,高雄地區在民國100年的時候,如果不循環再生,工業加民生每天需要190萬噸的原水,但是如果我們把民生用水拿三分之一(這還是保守的估計量)來循環利用,則只需要159萬噸的原水。這個量靠目前的水資源開發工程的供應便足足有餘!根本不需要再蓋美濃水庫!_

(註:本篇摘自反美濃水庫說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