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續花蓮宣言給新總統的建言

花蓮環境現況

    花蓮縣境屬歐亞大陸板塊與菲律賓海洋板塊擠壓而成,形成許多褶曲、斷層、地震,乃震源密集分布區;山地面積佔全縣面積百分之八十七,花蓮大小河川達十數條,支流就像密密麻麻的血管分布中央山脈,,匯集構成花蓮溪秀姑巒溪兩條主要河川。花蓮河川特性急流源短,乃屬荒溪型,儲水不易。

    依據東部區域計劃規劃東部花蓮為環保縣應以生態保育為主,花蓮整體性考量.既然要發展觀光,重型污染工業應全面禁止進入花蓮,保持花蓮低度的開發,維持為確保未來的生活品質、生態景觀。

    三十年前,在經濟掛帥下,引進中華紙漿廠、台灣水泥、亞洲水泥廠,政府告訴人民:以後花蓮不會再有人口流失,將提高就業機會,花蓮即將興旺;花蓮港的興建亦是同樣說辭,爾後佳山基地選擇花蓮時,也編織著數千的軍人,攜家帶眷來了之後,將使花蓮空前繁榮,當初花蓮莫不歡興鼓舞的迎接這些產業的進駐,心中想著:就業來、花蓮興。

    但三十年來,花蓮興旺了嗎?人口回流了嗎?花蓮忍受著中華紙漿廠的臭氣與日夜不斷排放的廢水污染花蓮溪、海洋,看著水泥廠不斷啃蝕花蓮山頭,花蓮港的興建讓花蓮溪、七腳川溪、美崙溪變成沒口溪,引起花蓮的水患;佳山基地盤旋上空,軍機噪音是花蓮揮之不去的夢饜,更造成聽力受損,影響孩子老師上課與教學情緒。

    1990年,雖然在東部區域計畫裡明定東部為生態環保區,可是李登輝總統高喊的產業東移,卻明顯違背此法的精神,產業東移並沒有吸引高科技、低污染工業,反而引進水泥業、火力發電廠、高污染高耗能的產業,讓花蓮環境陷入空前危機。

    產業東移前期第一階段順利為水泥東移、燃煤火力發電廠護航過關,第二階段再為大型觀光飯店所謂觀光產業背書,大量釋出國有土地、山坡地,花蓮人一次又一次陷入迷惘,沒有自己的觀點,沒有主體性,完全被中央與財團操縱。近十年來,花蓮為了這些錯誤的政策,付出慘重的代價,抗爭不斷,問題層出不窮;雖然污染廠業提出回饋計劃但污染並沒改善,是花蓮人心中永遠的傷口;商機與繁榮一一破滅,環境也毀了

    中央工業局一汰舊換新讓擴廠6.5倍的台泥公司免進行環境影響評估,讓台泥順利花蓮市擴廠成功;經濟部欲核准花東電力公司進駐水璉牛山自然保護區設燃煤火力發電廠,讓當地村民疲於奔命,可以看出中央無視於地方主體性。

    歷任國民黨縣長在面對中央命令一貫缺乏自主性、主體性,在高喊觀光發展同時,卻不敢違逆中央強力引進污染工業的做法,可以看出縣府發展觀光與中央發展工業間的矛盾荒謬。

    宜蘭縣早在一九九○年擬定「縣環境品質規劃」(簡稱環保大憲章),有效阻止污染產業的進駐。花蓮該何去何從?該如何面對強大財團與中央的威權?如何具遠見的策劃?如何利用花蓮生態景觀特色來發展?如何發展出花蓮的主體性?是花蓮需要面對的重要課題。

建言一、重新檢討產業東移及促進東部地區產業發展計畫

    產業東移政策,基本上並未依照區域計劃法的精神與宗旨,東部區域計畫裡明定東部以生態環保為主軸,產業東移的計畫,一再表示是低污染低耗能的產業,可是至今引進的卻是水泥業等高耗能高污染的產業,明顯違背了區域計劃法的精神。

    另外促進東部地區產業發展計畫裡主張要釋出公有地、提供民間投資開發大型渡假基地,例如遠東建設公司的海洋公園開發主題公園15公頃、自然景觀區19公頃、渡假酒店10公頃、總開發面積達44公頃的山坡地,其所在位置竟是土石流域警區,並預計將山頭剷平,可是卻不用進行環境影響評估,像綠湖大飯店(位置所在是鯉魚潭是花蓮唯一在平地的堰塞湖,如果其開發行為不嚴格管制將嚴重污染潭水),或是秀姑巒溪出海口的大飯店等等大型開發案皆是不用進行環評,對花蓮當地環境的衝擊卻不容小歔。

    要為這些大型觀光飯店放寬限制並不能平衡花蓮的發展,卻明顯圖利財團,與民爭地,基本上是搶奪花蓮觀光發展的契機又破壞花蓮生態環境,如果花蓮要發展應該是以符合當地特色的產業更能彰顯花蓮的美。

建言二、重新檢討和平水泥專業區開發案,制定水泥使用總量管制、開放進口水泥

    當初經濟部工業局規劃和平水泥專業區,未來的產量將達3200萬噸,表示污染將集中一地,所有的水泥廠將進駐和平水泥專業區,結果現在只有台灣水泥一家公司在此地設廠,此地有百分之八十的礦權屬於台泥,和平水泥專用港變成台泥專用港,原住民保留地由國家徵收,卻變相賣給台泥,違反原住民保留地管理辦法中規定原住民不得賣給非原住民的規定,有圖利台泥的嫌疑!

    和平水泥專業區的開發過程,污染了和平海域導致珊瑚礁被淤泥活埋、影響附近海域的漁業資源,引起宜花兩地漁民強烈的不滿與抗議,外勞搶走了花蓮2000個工作機會,外勞對當地原主民的生活產生心理與生理的極大衝擊,台泥燃煤火力發電廠即將威脅南湖大山與清水山瀕臨絕種的台灣特有種動、植物,水泥黏土將採至東海岸山脈,對花蓮環境的整體衝擊將是無遠弗屆。

    水泥業屬高耗能產業、高污染,水泥業所耗用的能源或燃料主要有煤炭、電力、重油,每公噸水泥用112.9度電、132.7公斤煤、0.42公升的重油;依據能委會之調查報告顯示:水泥業消耗各項能源比例:燃煤占75%、電力消耗23%、燃油1.5%,能源合計占總生產成本之37-75%,遠高於人工成本之6-9%。

    水泥的製造對石灰石、黏土的需求量相當大,一公噸水泥需要一點四公噸的石灰石、三百公斤的黏土、六十公斤的矽砂,這些原料分別來自花蓮的和平、東海岸山脈、三棧地區。水泥業在84個污染行業中,TSP的排放量為44048公噸\年,位居第二位;SOx排放量92040.8公噸\年、NOx排放量25266.1公噸\年,均高居84行業之首

    全球氣候變化綱要公約,極力的想抑制CO2的排放,以減緩溫室效應的問題,可是台灣卻反其道而行,不斷鼓勵高污染、高二氧化碳排放的產業(水泥業就是其中二氧化碳排放量極大的產業),未來台將有可能因為如此而被客以高額的碳稅。

    過去水泥業為節省成本,採用的方式往往為露天式開採法,常常造成水土流失、坍方。雖然現在已改成豎井式開採法,但其從山頂開始開採的方式,看不到裸露的礦區,對生態仍造成一定程度的影響。在其開採過程對整體生態環境,產生嚴重破壞--山坡地的水土流失、景觀破壞、動植物生態的滅絕。

    國內水泥使用量高居世界第一,美國每人/年使用為300公斤,日本每人/年350公斤,歐洲每人/年536公斤,台灣每人/年1000公斤,如此高的水泥使用量,歸咎於整個公共工程的浮濫與低劣,河川整治全面水泥化、海岸肉粽化。

    以產業結構分析,1985年之前,政府對水泥業採取「自給自足」的保護政策;加以礦權取得成本相對偏低,所以我國水泥業市場逐漸形成寡占壟斷的局面。因此為打破水泥壟斷的情形,應開放進口水泥,以符合自由市場的精神。

    我們要求政府應該重新評估和平水泥專業區設立的恰當性,並暫停目前的開發行為,對已開發工程對環境、人文造成的衝擊應做詳細評估。對國內濫用水泥的情況應加以限制,所有公共工程逐年削減國內水泥使用量,(歐洲計畫在2010年減少21%水泥使用量),減少人為的干預,逐漸回覆河川、海洋、山林的自然面貌。

建言三、逐漸收回釋出之礦權,並不再釋出

    花蓮縣境中央山脈分布的礦區達數百座,不僅位於斷層帶上,又位於集水區旁,花蓮地震多,現有礦區開採方式落後採掘面積廣大,粗暴又無復舊工作,政府亦無嚴格把關,嚴重破壞自然環境景觀並造成土壤流失,河川淤積水土保持問題,威脅到當地居民的生命財產安全。

    花蓮縣政府於一九九三年曾委託台大城鄉畫室,針對花蓮縣觀光整體發展計劃通盤檢討,明白表示遊憩資源的開發利用與現有工礦業的活動無法相容的困境----如和平水泥專業區、卡那剛溪和中礦區、亞泥礦區、三棧礦區、西林礦區、萬榮──億元、紅葉溪、玉里、卓溪等政府規劃的大型礦場,流於少數人獲利,對地方整體經濟發展無重大助益,所在之處皆位於風景區內或臨近風景區;如花蓮致太魯閣口為景觀道路但再太魯閣口的亞洲水泥及三棧榮工處石灰石礦區,嚴重破壞旅客遊憩的經驗。

    花蓮縣政府又於一九九五年委託象集團在崇德以南花蓮溪以北沿海做風景區規劃案,完全沒有顧慮到礦區存在與視覺景觀不相容的事實,花了數千萬的規劃案等於是廢紙。因為在此處沿海風景規劃點上的亞洲水泥花蓮廠、富士礦區、三棧礦區、台泥花蓮廠、為了台泥即將拓寬的193號道路上來回奔馳載運黏土的大卡車,根本破壞景觀與觀光品質,更嚴重的是為了屈就礦區存在的事實犧牲了花蓮的觀光,是得不償失的。

    許多礦區所在位置不是國家公園,或是在所謂的山坡地保育區、集水區,目前礦業政策卻是讓這些礦區無限期展延,礦物局根本無視於原本森林中蘊藏豐富的野生動物,因為水污染、森林砍伐、礦業開採等生存環境棲地被破壞,,造成許多野生動植物的濱臨絕種、水資源為之枯竭,亟待人為的保護使其再度繁盛以維持生態平衡。

  1. 主張將到期礦權收回,並要求礦業主必須全面性復舊,以維護花蓮觀光資源與生活品質。
  2. 針對收回的礦區,應交回當地住民管理規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