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地權與租佃關係研究資料庫簡介

  在台灣三百多年(1623—1950)的發展史上,土地問題一直是影響政治和社會秩序的關鍵因素。從十六世紀初葉荷蘭殖民者開始,歷來在台新興政權,莫不以整頓舊有土地制度作為首要施政目標,從而建立新的土地分配秩序,藉此鞏固政權的合法化基礎。舉凡明鄭時期的文武官田、清朝的墾戶制度、日本殖民者的土地登記制度,乃至國民政府在 1949—1953年間推行減租和耕者有其田的土地改革運動等等,皆為配合政權轉移、進行土地資源再分配的措施。

  對原住民族群而言,任何政權和外來移民都有侵蝕固有土地權利的傾向。首先,清查地權或實施土地登記制度,直接間接侵犯到土著地權,迫使原住民族群改變原有狩獵游耕的生產型態,進而接受定居農耕生活。其次,外來移墾者的最終目的,總在台灣尋求新生耕地,建立家園及累積財富。不少史家已指出漢人墾佃取得土著地權的各種渠道,也有學者發現土著騷動反亂的頻率跟漢人侵蝕地權的激烈程度具有明顯相關的互動關係。為求保衛地權,許多平埔族享曾經採取多種策略,跟新興政權對抗、妥協,乃至同化。在台灣土地開發最為熾烈的十八、十九世紀,原住民族群的地權遭受革命性的衝擊。不少部落為漢人所滅,從此在地圖上消失;也有部落接受招撫,召引漢人開墾草埔、興築水利,建立「番產漢佃」的生產交換關係。許多原為土著祖居的杜地,經由墾佃長期雜居,乃至通婚,逐漸形成多族群的村庄聚落;其次,漢人移墾者也利用墾區的社會生態環境,諸如水域、地理結構以及聚落的安全性等等條件,分別建立集居或散居的聚落。到十九世紀初期,許多漢人墾區已然成熟為定居的、本土化的市鎮。另一方面,有不少漢化的平埔族部落則進行「內部殖民」,例如岸裡杜人從台中盆地搬遷到埔里土區及東部宜蘭等地,試圖在漢人大舉移墾之前,建立最後的生存據點。1895年以後,日本殖民者在台全面進行土地清查及登記制度,將所有未能出示明確地權的地塊,納歸殖民政府管轄,土地資源於是再行分配。等到國民政府來台厲行土地改革運動,消滅大型地主,扶植中小自耕農戶,台灣農村地權更起了結構性的變化。

  在台灣傳統農村社會裡,土地一直是最重要的資產。不僅國家依賴土地稅賦來支持官僚體制和軍隊的運作,每一位農民也以占有一份屬於自己的田地,作為畢生奮鬥的目標。從十七世紀中葉以後,我們看到一批批漢人渡海台,爭占草埔,開闢水田,發展私有土地權利。同時,我們也從官方文書和民間地契,觀察到土著族群以各種形式,包括武裝鬥爭,保衛他們的土地生存空間。在這場土地產權的爭奪過程中,地契文書扮演界定、維護私有地權的角色;它們也是維持農村生產和民間社會秩序的重要憑藉。舉凡土地開墾、租佃、買賣與析分家產等活動,都需依據土地契約作為最後的信物。 這些泛黃的老字據,在今天的現實的世界裡已無多大的實用價值。不過,它們卻是研究台灣傳統社會私有土地權利的源流、村莊聚落的發展以及家族興衰的重要文獻。

  可惜的是,在「台灣學」醞釀成為一門主要學問以前的長時間裡,它們經常被拿來當作骨董那般買賣,並未受到應有的重視。近幾年來,經由學界和各地文史工作者的努力,大家普遍感覺到地契文書的重要性,乃興起編輯出書的風氣。然而,由於大多數編輯者只是按照地契性質,加以分類排列,未能適當地解說其中的特殊術語及契據的社會背景,致使一般讀者望而怯步,無從理解它們的歷史價值。台灣研究工具書資料庫網路化計畫之子計劃——地權與租佃關係研究書目資料庫,則試圖透過多媒體網路資料查詢系統的介面,結合影像與文字,解讀地契文書的主要內容,期望藉此顯露這些故紙堆所蘊含的社會生活。

  本計劃第一年子計劃,針對傳統私有地權結構與租佃關係的課題,從研究書目資料庫及研究導覽二方面,來說明土著地權的遞變過程與傳統農村的田業買賣習慣。希望透過資料庫的建構與上網工作的整備,推動地權與租佃關係研究書目資料庫的建立、整合與交流的工作。

  

陳秋坤  1997.6.20於中央研究院台灣史研究所籌備處


回台灣研究工具書資料庫首頁